首页 >> 站长自留地 >>站长原创文字 >> #木成原创#异小说1-“我”和“他”,“谁”是“谁”
详细内容

#木成原创#异小说1-“我”和“他”,“谁”是“谁”

#木成原创#


异小说1-“我”和“他”,“谁”是“谁”



序:想象力,脑洞,意识流作品。纯粹玩味,基本没有啥写作要素,跟着我的笔触可能会换个角度理解,木成写小说一般缺乏时间,地点,人物,但是有事件,镜头感,还有奇怪的东东,哈哈。

         以后我准备整个分类下,各个类型就归纳下,这样好去阅读,好整理这些乐趣,好了,正文开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“他”在追“我”,“我”在拼命的跑。“他”却不紧不慢,“我”既甩不掉“他”,又不能让“他”捕获。就这样,好像猫鼠游戏一样,“我”奔跑在城市中央,“他”的嘴角上翘,双手抱着肩膀轻蔑的微笑着,飘在距离“我”并不算远的身后。

        ?“我”在坊间穿行的时候,总能看到“他”在戏弄其他人。

        有酒桌上觥筹交错,推杯换盏的人,从健壮的青年变成了大肚腩,被“他”怂恿着,继续喝着,吃着。就好像“他”手中有个打气筒,在给他们的肚子“打气儿”。但即使这样,“他”也不满意,“他”还喜欢让其他的人加入进来,变成了“打气儿”俱乐部——该俱乐部有个别样的目的,就是体魄归零。他们酒肉为伴,彻底变成了“他”的玩偶。

         有原本可爱的孩子,被大一群家人举着奔跑。孩子在变大,家人在变老。孩子在变胖变重,家人的速度就变慢了。仔细看的话,仿佛看到家人体内有股股的气流向孩子体内转移,又或者说,孩子在汲取家人和朋友的养分。但是,孩子成年后,家人却不肯放下手,尽管速度很慢很慢。这个成年的人也不会自己抬腿跑动,他已经习惯这种随时有给养的生活,甚至他以后还可能靠汲取身边朋友的养分成长。可惜,“他”很喜欢,“他”张开黑暗的大口,慢慢的吞噬了这所有人。这些人有的壮大的“他”的身体,有些人成了“他”的木偶,还是提线的那种,可以随意操控。每当这个时刻,“他”总是在狂笑,炫耀“他”的骄傲。

        ?有遭遇的美眉,在眼前一闪,惊艳许久。每一次,心的电台好像从交通台换到了音乐台,有时是摇滚,有时是蓝调,有时是民谣。只是,每个女孩跑动的速度并不与“我”一致,相对速度不同,就无法靠近,更无法拥抱。这条跑动的路,就好像划过好多的流星,各自有各自的方向,各自有各自的精彩,却只是过眼一闪。心的电台依然在播,回忆的电波可以伴我一路。“他”却没有改变方向,一直在追赶着。“他”的手里甚至都抓住了某颗闪过流星,戏谑的挑挑眉毛,看着美丽在“他”手上变得黯淡无光。

       更有时候,“我”的周围会出现各种颜色的身体,阻拦“我”的前路。比如嫉妒与愤怒的红色的眼,比如带着傲慢却想要窃取什物的黄色的手,比如一群被“他”蛊惑的迷茫又无知深紫色的腿……而就在“我”冲破阻碍的一刹那,这些颜色全部集中回收到“他”纯黑色的斗篷中。

      每到这个时候,“他”会以“他”完整的姿态,高冷的漂浮着,片刻后便会向“我”俯冲而来,“我”咬紧牙关,奋力跳脱,继续奔跑。“他”依然不慌不忙,依然飘在我不远的身后。

      “我”和“他”,“谁”是“谁”?这个问题,木成的答案不唯一,但是我最先想到的是——如果“我”是“梦想”,“他”便是“懒惰”。




技术支持: 云畅网站建设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