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站长工作室 >>站长原创文字 >> 【木成原创】这根本不是小说——一切都因为这个秘密
详细内容

【木成原创】这根本不是小说——一切都因为这个秘密

【木成原创】这根本不是小说


——一切都因为这个秘密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作者:木成 微博:配音木成


        这是个没有主人公的文字,各种片段可能需要不同的序号串联,也可能会乱,木成闲来抒发而已,也许这是篇不是小说的小说,也许这是篇不是剧本的剧本,也许更没有什么主角配角,也许没啥主题,也许并没有什么答案。。。。

 

       窗帘缓缓拉开,一缕阳光拉长了老者的背影,沉思的姿态下,手里好像在把玩着什么。慢慢的,随着背影的长度逐渐的变化,典雅的房间内也在变化着不同的光影,房间的门也随着风悠然的一张一合,仿佛跟着阳光在奏乐,和着时间在谱曲一般。。。老者在把玩着什么?

 本文作者:木成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ohosh.cn

        古道黄沙,孤影奔马,晓月荒村,朗星陡崖。长衣侠客身背大刀和行囊,不时回望,不时扬鞭,好像在躲避追捕,他飞奔的方向,正是灯火昏暗,幌幡轻摇的小村落。不一会,尘扬四起,众多黑衣人骑马出现,为首一人喝道:

       “死活不要紧,重要的是他手中的物件,主子说了,一定要得手!想必他是奔着前面的村子去的,跟我上,这回他跑不了!”

        说完直奔刚才那个长衣侠客的方向而去。他们到底在追的是什么?


         荒漠之中,偶然陷落的地表,阳光照射过神秘的窟穴时,会有隐隐的光亮反射而来。从这里经过的商队引来了考古队。随后便展开了大规模的探测挖掘行动。一周后,新闻上说,考古队有非常重大的发现,可能会填补历史空白,并影响世人对前人的认识,但是具体数据和挖掘物品需要做进一步的科学检测,暂时不能对外公布具体细节,只能告诉大家,除了残垣断壁和石化的骸骨外,还有几样暂时无法判断用途的物品。。。。考古队发现了什么?

 

 本文作者:木成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ohosh.cn

        风静,幡止,众黑衣人马队杀到村外。勒马悬刀,一众人等杀气腾腾。但见长衣侠客在一处人家门前停下,泰然下马,跪立在一位白髯老者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 道:“恩师,弟子实不能将此物中秘件交付与他们,我只能这么做了,请师傅恕罪!”

        说完反身跃起,面对众黑衣人,解下身上包裹,手握长刀斩地而行,双目圆瞪,似有血泪般惊煞。众黑衣人胯下群马一惊,纷纷扬声跃起,马嘶惊鸿~长衣侠客在众黑衣人前一丈处顿立,群马方才止住惊慌。

        黑衣人首领道:“都别慌!追的我们好苦,你逃不掉了,乖乖束手就擒吧,哈哈哈,来呀,围上来!”

        长衣侠客道:“不必了!!!!”

        这一声吼彻地动天,飞沙狂卷,如惊雷般震慑心脾~众黑衣人霎时一惊,尚不敢轻举妄动。

只看得长衣侠客仰天长啸:“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,拿去吧”

        说完从行囊中掏出一物放在脖颈之下~脚劲一蹦,黄沙弥漫之间,寒光一闪,血气喷涌,唯闻汩汩流动之声。一阵肃杀静穆之后,众黑衣人忙落手观瞧,侠客已然气绝,手中什物已被鲜血浸染,早已难辨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 众黑衣人面面相觑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     为首之人道:“黑子,去,把他手剁下来,拿东西回去交差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是!”身旁明显比其他人粗壮许多的跟班应和到。

       “慢!”苍老而穹劲的声音传来:“你们只是为了这东西而来,可知我这劣徒为何如此么?”

 

 本文作者:木成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ohosh.cn

        几只燕雀从树梢飞过,慵懒的白猫悠闲的舔着爪子,酣睡的猎犬守候着这座奢华的庄园。就在这样安逸的氛围下,藏着两名神偷,一男一女,人称夫妻怪盗,他们已经盯住这座庄园很久了。一直等待下手的机会,今天终于如愿,庄园的主人刚好出门度假,也许是出去的时间有点稍长,保安也有些懈怠。这夫妻二人身手非凡,早就摸清了建筑结构和庄园的布置地图,一人善攻,悄无声息的放倒保安,麻醉猎狗;一人善潜,干扰摄像头,搞定门锁,动作麻利迅速。。。不一时便入室成功。他们的目标便是这别墅内的保险柜。

        手头的资料显示,此别墅肯定有地下室结构。搜寻结果发现,越层楼梯的后侧有通向地下室的暗道,他们是突然之间碰到一个巨大的瓷瓶却发现瓷瓶没有倾斜,找到了开启的机关。保险柜应该就在里面藏着。

       男:“这老家伙诡计多端,小心机关!”

       女:“恩。”说着她点了下头,谨慎的朝楼下走去,男的跟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 下去之后却发现,阴冷如墓穴,毫无装修,四壁皆空。

       正在环顾迟疑之时,二人忽听见不知谁的脚下踩动地砖的声音,咔嗤嗤咔嘣~前方的墙翻转过来,只听得异口同声的“啊!!!”的一声,两人都吓了个趔趄,原来,正前方出现的是一口棺材!而且不像是成人的!!难道说保险箱会放在棺材里么?非常多的疑问穿梭在二人心头,两人稍定,蹑步走向那个神秘诡异的棺材。。。

 

——插嘴1:“木成写的比较散,大家阅读时候注意时代背景的来回转换哈。我真的是想到哪写到哪,见笑”-插嘴完毕——

 

       午夜酒店,灯火阑珊,舞林炫动,人声攒动。时不时还有DJ放着唱片,喊的很HIGH~幽蓝的角落里有两个人在推杯换盏。看样子,两个人绝不是普通人,中年年纪,衣着光鲜,举止神秘。

       甲:“哈哈,仁兄果然强大呀,真作假时假亦真,假作真时真亦假,在下佩服,佩服啊~”

       乙:“哪里哪里,什么假不假的,仿也是门艺术,抓就抓大众心理,抓准了才会来财!哈哈哈。”他抿了一口酒:“兄弟,再说了,就算真的他们也研究不出啥来,假假真真的,再稀奇古怪的东西,只要炒作得当,即使只做收藏业,也会变成热门的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 甲:“那是那是,哈哈,哦,对了,小弟还有一事不明,前阵子又有考古新闻,报纸上说的那东西是什么,搞的神神秘秘的。”

       乙:“哦,你想知道?这个么,我通过关系打探过,这东西好像很神奇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也仿制出来呢,现在风声紧,研究院那边好像还要去做新的考古,他们内部说什么,这个东西,可能还有配套的组件,还是有什么特殊性,总之有点乱,完全不像我们之前遇到的情况哟,嘿嘿”

       乙坏笑了两声,就不做声了。甲点点头,他大概明白这位老哥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 甲:“好了,静观其详,真假的渠道都在我们的手里,不怕下一门生意的,哈哈,来,干!”

       乙:“干!”

       两人的嘴角洋溢着某种默契的微笑。

 

 本文作者:木成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ohosh.cn



       考古研究院院内,各种忙碌的身影闪动,有查资料记录的,有做文物清洁的,有拍照的,有分析的,有做年代评估的等等,每个人都像往常一样有序。高科技的发展,也促进了考古学的发展,甚至衍生了更多相关的细致专业,比如类似寻宝的解谜队伍。

       就在研究院最安静的房间,一台特殊的仪器上漂浮着一个完全对等的六面体样子的物体,青褐色,仔细看好像是镂空雕饰的,但是镂空的技术很高明,完全没有分离中心的部分,每一个镂空纹饰都和中心的球体有连接点,中心的球体很大,几乎占满了所能侵占的空间,有种蓬勃欲出的感觉。扫描分析显示,该物体中心球体上有类似锁孔的东西,而且很特别,六个位面的对应球面上都有孔,孔的形状略像三颗心环扣的形状。总体积并不是很大,用普通的背包或者旅行包都可以放进去,不过很占空间的样子。暂时无法得知具体的成分数据,看起来好像是特殊的合金制成。初步断定是,锁孔应该可以用特定的东西打开,不过上次考古行动并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的开启工具。

       副研究员岩全神贯注的在记录着这个神秘物件的现有信息,时不时的略做沉思,或者翻翻手头的资料。如果不改变视线的话,我们会发现岩的眉头不时的紧皱一下,仿佛有什么心事。

     “咚咚咚”敲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 “请进。”岩说

      一个瘦高的同事进来便说:“岩,我们在一个木箱底部的夹层中有一封秘信,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 “哦,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 岩翻开密封的纸包,熏开封条,用镊子夹出里面的纸页。

       苍劲的楷书跃然纸上,但是十分昏黄,很多字有些斑驳,岩把纸页轻轻的放在桌上。然后去取微观镜,还有笔纸,当然还有录音笔等数码设备,避免一切遗漏。当他返身回到桌前时候,突然外面传来另一声呼喊——

       “岩,快出来,你女朋友来了,好像很生气呀,快去吧。”因为事情好像很紧急,这次传达的同事并没有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岩略显不舍,但是不得不去见她急性子的女友。

       说来也巧,岩的这位女友是个富家女,名字叫妍,女开妍,两人的名字谐音,分外地多了几分机缘巧合。

      “岩!”妍的一声呼唤,让岩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 妍红着脸,气鼓鼓的样子,岩扶着她去了接待室,因为在走廊里不能太大声的喊叫。

       身后的门关闭的瞬间,就听到妍的哭声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哭着脸的妍说道:“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,你知道我在等你什么吗,你知道我怎么劝我爸爸的吗,3年了呀,还有多少青春呀,难道你要跟古董过日子吗!”

       岩有些不知所措,这时他才想起来,今天是他们开始交往伊始的日子,也是他们当初约定结婚的日子。古物的魔力好像在吸引着岩的灵魂,他有些恍惚,但是他知道,他爱着眼前的这个姑娘,这个不记家境,不记物质,一心为他的女孩,他很愧疚,但是他却放不下那种魔力,他抱住了妍,悄悄的私语。窗棂的光亮,在沙发的一侧留下爱怜的剪影,摇曳在静憩恬静的瞬间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好一阵,妍抿着嘴抽泣,岩伸出手指温柔的碰到她的嘴唇上,好像在说:“乖,不哭了哟,跟我去看看实验室好么,告诉你我新的发现,也许这可能是我们的最好见证哟,也许这个发现能帮我实现梦想,更能有资格站在你爸爸面前,向他提出婚约哦!”

       话不多说,岩开始看到密文的内容:“其器奇技,集三匙而解,唯独不钧;图徒途土,汇同缘而结域,闻三分而安;腥血不可沾,秽思不可得,蕴秘其中,世为尊。然匠将僵降,存世几余,知者甚微,传者既厌世,隐已矣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 此文下图中隐约可以看到类似地图的图样,但是已然看不清了,不过可以隐约看到些许古时的地名,难道说这是藏宝图?

       岩完全投入了其中,再次忘记了妍在身边,妍却悄悄的走向那个漂浮着的神秘物件,按下了取出键。。。

 

 本文作者:木成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ohosh.cn



       男女神偷十分犹豫,一家富豪的密室怎么没有价值连城的宝贝,却放了一口棺材,虽然他们两个也是古董的行家,但是这场面还是第一次见到,见没什么其他的变化后,两人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   男:“你注意观察机关,我来动手!”

       女:“恩,千万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两人早已形成默契,一身特殊的装束,基本上会让警察难寻线索。

       棺材盖子缓缓被打开,因为小,所以单人双手就可以开启。一束光源随着盖子的开启而漫射而出,同时也有刺骨的凉随之而来。两人都打了个寒颤,还好盖子没有松手。完全打开后,赫然发现,这其中是一个方形的水晶盒,很容易看到盒子里的全貌,青色圆盘内放着很奇怪的青褐色物品,一个把手伸出三个方向的条状物,好像可以分开,而且合在一起的时候好像是三颗心交叠的形状。看起来十分怪异。两人互相点了下头,意思好像在说:“就是它了。动手!”男的伸出手来抱住这个箱子,女的用工具在箱子下面助力,同时防止其他机关影响。

       女:“慢点,果然有噱头。”

       男:“好,幸好早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 说完,女的心领神会,在背包里取出一个专门的替代物,来防止触发机关。曲状工具可以先用人力抵消压力变化,之后瞬间更换替代物即可避免压力变化。不过这需要很高的忍耐力。只是两个人都忽略了这棺材里为什么这么冷。这只是别墅的地下室,而不是墓穴,却只有这个棺材处这么冷,为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难道是为了保证这个物品的不朽?还是什么呢?也许两人没管那么多,求成心切,成功抱出水晶盒,弄好替代物,就要离去。可是刚走几步,机关墙自动就关闭了,只觉得背后发凉,一股风吹过。两人立即蹲下,环视了下。。却没有发生什么。倒吸了一口凉气。总觉得哪里忽略了什么。不过这个当口还是越快逃离现场越好。两人二话不说,原路返回,且不忘把地下室的机关关闭。

       不消几时,两人已然来到庄园外隐藏好的汽车里。互相长呼了一口气。由男的开车,女的拿包裹,放好水晶盒,启动,咔咔咔,启动,咔咔咔,好像打不着火。男的正在继续尝试的时候,忽热感觉附近的气氛过于宁静了,也仿佛有其他引擎声音,在周围响起,就好像暴风雨前的乌云一样,他俩都有些冷汗。难道说,有埋伏不成?

       女:“别急躁,亲爱的,该是你表演车技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   男:“好的,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 片刻之后,公路上已经飙起一辆飞车,超速而行。而这辆车的不远处,还有神秘的跟踪者。警察局那边也有了跟踪信号源,侦查小组,正在紧锣密鼓的布置任务,看来有种势在必得的斗志。他们已经盯这对神偷很久了,苦于没有证据,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,神秘的一封信,打破了所有的僵局,也正是这封信,让警察局找到了跟踪信号源的方法。

 

       一架直升机盘旋在高尔夫球场上,驾驶位置的人冲下面正在打高尔夫球的青发大佬做了一个V字的手势,大佬伸了下腰,点头回应了一下,直升机便飞走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插嘴:“木成自己有点乱,不过我尽量不乱”插嘴结束——

 

       黑衣人纷纷抬眼向老者望去,黑子也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首领道:“我们对你没有兴趣,我们只对他手中的东西有兴趣,要是想活命,你老人家还是识相点,进屋暖暖吧,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众人附和: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 白髯老者道:“这东西你们拿回去也无用了,厮人已去,我的生死已经了无挂碍,不过,我劝你们还是听我说完不迟。”

       黑衣人首领道:“这样的自杀,倒是很是蹊跷,但说无妨,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白髯老者仿若前方无人,兀自道来:“自开创此物以来,贵为神秘,一世只做一套,一世只传一人,一人若做至少需要二十年的业外时光。其中所藏秘密,却只能见者而知。此劣徒,必视此内玄秘高于自己的命,所以出此下策,也算是给老夫一个交代,承此诺者,必守至死。想必此物中的秘密对他而言更甚,但此物有一特性,遇到鲜血必然封死,即使备全开启之匙,也无济于事。你们主子想必有此匙而却此物,故而穷追,但是造化弄人,我亦无法更改这一切。此物据我知,存世三个,匙三枚,匙可拆卸,分一为三。只赋予有缘之人,均以业外而铸。因此,你们只能交回此打不开的秘密给你们主子了。但求留我徒儿全尸,我来给你们取此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黑衣人有些迟疑,但是听闻白髯老者说完,都觉得有些恍惚,因为此物交差会不会出其他的变故尚未可知,主子的脾气他们懂得,但是目前只能死马当活马医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   白髯老者不等他们回复,伸手一抖,长袖内飞出长鞭,已然将尸首拉与近前,反手一托,轻叹一声,此物已经飞向黑衣人首领。

       黑衣首领一惊,马上伸手一接,就在此缓冲的瞬间,众人都在注意此物飞来的时候,白髯老者和他徒弟的尸首已然不见,只留下独马嘶鸣,月下沙尘。

       忽只听得刚白髯老者的声音传来:“三世并漠,安得慨然。纷争四起,皆因此源。求若无勉,混元必乱。无欲明泊,其秘自现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 悠荡的声音飘过,忽觉此时已近五更,除了微微的呼吸声,马蹄声,便再无他。

        黑衣人首领略有沉思,顿了顿道:“使命以达,速归。”

         群马调转,不一刻,便消失在尘烟之中。。。

 

 本文作者:木成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ohosh.cn




        手机铃声响起,在高尔夫场休息室。

      “喂?抓到了么?”擦着汗的大佬不等电话对方说话,接到便问。

      “老大,已经抓到,不过出了点状况,坏消息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 “既然抓到了,还有什么坏消息,你直接说!”

     “老大,您的女儿。。。出车祸了。。。被我们的猎物撞了,这是意料之外的,您女儿出现的太突然了。。猎物也是重伤,诱饵不知所踪。。这。。。”对方紧张的已经语无伦次了。

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!!!!”大佬愤怒了,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,眼睛瞬间布满了血丝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有这样一个乞丐总在街边闲坐,他很特殊,从来不要钱财,只要食物,大家都觉得他好像有些精神问题的。他的脚有些跛,少了一只胳膊,也很少说话,就在事故发生现场,他刚好经过,两样物品同时落在他的脚下。事情太过突然,没人注意到他,他也没有多看一眼现场,更没有听到有人在大声的呼喊伤者的名字,他只是漠然的拾起了脚下的东西,放在他破烂的背包里,朝着不远处园林的方向走去。。。

 


 本文作者:木成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ohosh.cn



        还记得开篇的那个老者么,他依然摩挲着手中的物品,夕阳时分他手上拄着拐杖,步履蹒跚的出门散步。当他缓缓的走到一片空地的时候,仿佛听到了孩子们的嬉戏声音,便驻足了一会,好像是3个孩子围住一小团火在开心的玩耍,家长就在周围保证孩子的安全。后来孩子们好像捡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 他们在喊:“咦,好玩的,哈哈。”

     “你看,这个能分开,给你们一人一个。”

     “好呀,好呀,快看,这个大东西和旁边那个爷爷手里的一样!”

     “恩,是呀,诶?好像我们手里的东西可以用,快试试。”

     “咦?好像是呀,快来,快来,哈哈,今天好开心。”

     “打开了!快看!”

     “哎呀,不好,里面的东西掉到火里了,哎呀,好漂亮,快看!”

     “哇哦,好漂亮。”

       火光中迸射出烟花般的艳丽,又有很多的灰屑飞荡而出,燃烧也不算猛烈,色彩还在温暖的变化着,完全的吸引住了孩子们的目光,而他们手中的东西早已不知扔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   老者仰头面向夕阳,眼角含着泪滴,原来老者带着盲人镜,手中的什物正是那带血色的古物。夕阳西下,老者的背影消失在了夜色当中。

 

       猛然间,木成从睡梦中惊醒~发现自己伏在桌上已然睡了几小时,手上的笔好像还在勾勒最后几笔线条,画纸上赫然画着那想象中古物的草图,只是弯弯扭扭的,很是不美观。我揉了揉眼睛,将手中的笔放到笔筒中,伸了个懒腰,画纸也被我揉搓了几把扔进了垃圾桶。我淡淡的对自己说,木成这个故事也许并没有写完,也许故事本身就是秘密吧。。。

 本文作者:木成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ohosh.cn

技术支持: 云畅网站建设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