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杂烩信息 >>原创文学 >>博客地带 >> Smile(小说连载 6+7)
详细内容

Smile(小说连载 6+7)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blogsee.cn/u/qoono2/archives/2007/13198.html

六 .

“董瑶!我们是没有父母的孩子!怎么会有亲人?”一直冷冰冰的梁云轩对着小瑶大吼。

她很静的笑着,淡然看着梁云轩,很坚定地告诉他:“不,我有父母!妈妈一直陪着我,看着我。”

梁云轩很冷傲地回问:“那你为什么会来孤儿院?”小瑶转头不再看他,很柔地看着林耀翼,摸扶着他乱了的头发,喃喃地回答:“也许是为了帮笑找回失去的吧。她是那么高傲的人,我不希望她的高傲会让她失去美好的东西。林耀翼,对不起。”

宿舍里四个人对站着,很安静,只有呼吸声以及他们的对话。男孩子的话冰冷地像冬季,女生的话柔明地像春天。没有另两个人说话的余地了。

“我只要笑不会后悔,就可以了。”

“你这是在害她,让她伤心。”

“不会的,我想笑一定会喜欢我准备的礼物的。那是她一直想要的。”

“只是你一向情愿。”

“随便你怎么想,但请你不要干扰我!我从来没想害过笑,别以为只有你关心她。”

“……”

梁云轩不说话,小瑶的最后一句话,他也不得不承认,自己也许真的太想独占她了。也许真的做错什么了。

静了一段时间,梁云轩说了声打扰了,留下一张纸上面写着“笑过两天就会回来,而且会来你的学校”的字样,就开门走出去了。剩下屋子里的三个人,气氛很冰冷。

“其实,我想说,对不起。”小瑶很歉意地对着林耀翼说,没想到被他一拉,顺势被抱了住。正愣在那里的时候,只感到嘴唇上被人压住了,是种淡淡的奶茶香,很滚烫的唇。

小瑶从来没被男生吻过,那种吻轻轻淡淡,却很浓烈,心里是什么滋味,更本就说不出来,是五味瓶翻倒的味道。她不由地红起了脸,用力推开林耀翼,擦了擦嘴。林耀翼被推开的力气很大,再加上他本来就感冒未好,这一下就站不住地坐在凳子上。他很凄惨地问:“讨厌我吻你吗?”她只是震了一下,没有回答。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了。林耀翼抬头,脸上有点微微发热,他痴痴地笑了一下,干裂的嘴吐出了一句让小瑶永远不会忘的话──“为了那个不知名的人,你和我都牺牲很多。”小瑶呆呆地看着他,心里更乱了。一会美,一会苦的。看着他站起来,回头笑了下就走了。感觉上和他越来越远了,自己一步也动不了,更别说解释什么了。门被无情地甩上去时,任宵伊惊醒过来,摇着她。她什么也没说,一直看着门,只是很在意很在意那句话,什么叫“你和我都牺牲很多”?

 

明亮的走廊上,一个人慢慢走着。清淡的青草味道,飘了过去。很傲很傲的气质,穿着棕色外衣,下面白色裙子。拉着一箱子的行李,一直走到了校长室门牌下,微微一笑敲了门,推门走了进去,顺手关上门。走廊里的学生都停下手上的事,怔着看着她,呆呆地被吸引住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自己和她很遥远。

 

一群女生轰轰闹闹地吵着推开门,这个一句“好帅啊!”那个一句“可惜是个女的!要不然我肯定倒追她!”还有插嘴大叫“听说是转校生,不知道哪个班级那么幸运?”你一句,我一句。小瑶都没在意,更没听见,只是很安静地写着日记──

笑,

对不起。我也许太自私了吧。硬要你们相认。现在我好后悔啊,我伤害的不只是云轩,更伤害了他。我好想哭啊,但是你叫我不要哭,你说过不要我哭,那我现在怎么办啊?你教我啊!你现在就来教我啊!为什么你不在啊….

写完几个点,她抹了抹眼角,幸好眼泪还没有掉下来。绝对不可以哭啊!

她重重地吸口气,试着笑了笑,就合上日记本。带着沉重的心情,拖着下巴准备上课。

 

上课的铃声一响,学生都懒懒散散地坐好,顺便拿出手机小说什么的准备大干一场!

听见两个脚步很有规律地走进教室,全班一阵又一阵的谈嘘声,把那些发短信的,看小说的。都吵得不得不抬头也跟着惊讶,墨绿色的短发轻轻的淡开,棕色外衣,白色的裙子,却不会让人觉得是个坏孩子,又染发又穿时尚,反而很干净的绿色,很自然的感觉。她脸上虽然有在笑,但是只是对着某个方向笑着,一直看着,“我叫Smile,中文林笑。”声音很中性,也很普通,这一切都让人感到她很自然,是大自然的感觉,甚至可以接触得到。“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。”声音刚落下,下面一阵的掌声。

见老师点了点头,林笑走了下来,找了呆滞到和个石头一样的小瑶后面,坐了下来。

她坐在自己后面,凳子被她推向后面的声音,还有她翻书轻轻的呼吸声。小瑶都能听见,只是不相信而已,刚想让她来,她就来了。小瑶抓着日记本的一角,有点兴奋地转过头,只看见林笑泛起轻淡的笑,就低头看书了。──笑吗?

 

.

下课的时候,林笑就被围住了,一直似笑非笑地回答几个简单的问题。直到小瑶用很奇怪的语气说了句“笑,我找你有事。你能跟我来下吗?”就出去了。周围的人都奇怪为什么小瑶叫新来的同学叫地好像认识很久了,好像等待很久了似的!

在两个人的面前有新的小苗开始在长大,小瑶看着林笑,痴呆地问了句:“你回来了?”

林笑回眸微微笑了,就蹲下去看着小苗,还是静默无语。小瑶勉强地笑了笑,装地很开朗地吸了口气“你还是你,如果可以不说话就什么也不说。”这虚假一笑引出了小瑶忍了好几天的眼泪,都漠然地宣泄出来,嘶吼:“我伤害好多人啊!好自私啊,我以为只要你们相认,就那么简单。”但她的声音轻得如鸿毛。泪水滑过她的脸郏后,直直地落在小苗的嫩叶上。

“你也从来没变,老哭哭啼啼的。眼泪,真的不是好东西。”林笑看着叶子上的泪水,说。

“但是,有亲人是多好的事啊,那个‘家’,你其实并不是真心的,对不?”

林笑怔了下,还是不说话。也许也是默认。

小瑶用手抹掉了眼泪“我只希望你可以快乐点,所以对林耀翼我只有抱歉。”林笑还是不回答,站了起来,拍打了下裙子上不存在的灰尘,摸了摸小瑶的头,“你去看过你母亲。是他陪你去的吗?”

“是,因为你说只要我觉得有勇气就可以去了。”

林笑怔怔地看着她,久良说了句:“我决定要来了,一定会去见他。也许我也累了,想找回有亲人的感觉了。”

 

“林耀翼,我想约你出来。”足球场上,林耀翼满头大汗地擦着,大口大口喝着水,更本不屑看一眼旁边说话的人。他冷言冷语地问:“董瑶。我不想见到你。”

她看着他,眼睛里闪着厌恶的神情。她咬了下嘴唇,不敢多直看他。

“明天下午三我会在门口等你。还有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,我──我做的一切都是希望你们好。”

林耀翼鄙夷地哼了一下“你骗我感情,为我好?”

小瑶拼命摇头“没有!我没骗你,我真的喜欢你。因为你是──”

“因为我是林耀翼,因为我是那个人的哥哥,因为我是你来这里的目的。”他抢先吼完,发笑说:“我说的是不是?”闻言,小瑶不做声了。她不否认以前是因为这样的,但现在不同了,只是他会相信吗?

“明天我一定等你,等不到我也要等。”小瑶很坚定地说完,就快速的跑走了。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,回头,对着林耀翼轻轻地笑了一下,好苦涩,勉强的笑容。

 

学校门口一对两对的人离开了,只有小瑶一个人靠着柱子等着,就像第一次林耀翼等她一样地等着。

只是从三点到四点,再到五点都没看见林耀翼的人影。门口的人越来越稀疏,渐渐地偶尔一个两个人走过去。小瑶被风吹着头沉沉的,双腿麻麻的,索性蹲了下来。时间过地很快,天黑的很快,连人影消失地也很快。只有小瑶一个人一直安静地站在那里,然后蹲在那里,再是坐在地上,抱着双腿,疲倦地闭上眼睛。

──他还在生气啊,我没说过骗过他呀。

风吹地很大,一个黑糊糊的身影走近了小瑶。蹲了下来,很轻手的把小瑶抱了起来,离开了那里。

抱着小瑶的就是林耀翼,他本来打算就是不去,后来想到小瑶这种性格,说不定真的在那里等到死也不会走。想不到一去就看见这个人,坐在那里睡着了。

现在被抱着的小瑶就像孩子一样呼吸着,偶尔会往林耀翼怀里蹭。

林耀翼看着,心里不再狠她了,只是很想保护她,呵护她。永远这样子,就好了。

 

看着他抱着她离开,林笑很安静地注视一切,没有做声。她知道那个人比任何人都在乎小瑶就够了。

她捂住左边的胸口,脸上有闪过一丝的痛苦。心在痛。──爸,你知道你把我和妈扔在家里,跑去小老婆的那里。我有多痛,你知道吗?看见他,我就想到你丢下我们的时候,妈病死的时候。我好恨他啊,更恨你啊!是你让我成为孤儿的!但是,我现在只要她开心就够了。

林笑痛苦的脸缓缓泛起笑容,很淡的。她也离开了那里,白色的裙子,绿色的头发,也淡淡散开了。

技术支持: 云畅网站建设 | 管理登录